阿苏小说网将在第一时间更新小说植物
阿苏小说网
阿苏小说网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耽美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官场小说 乡村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科幻小说 伦理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架空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狌奴新娘 舂情大发 红杏新芽 銹母攻略 落难公主 异域深渊 秘密暑假 红映残阳 四面飘雪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热门小说
阿苏小说网 > 推理小说 > 植物  作者:艾西恩 书号:43082  时间:2017/10/31  字数:6364 
上一章   第十一章 骗中骗    下一章 ( → )
“喂,你这小子在这儿干什么呢?”窗口那家伙戴着一定沾了白色粉末的鸭舌帽,胡子拉查地布黝黑的脸庞,嘴角斜叼着的香烟连着大半截的烟灰,一副探询的模样。

  “我?”杨克故意向两边看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你在说我吗?只是随便看看而已。”

  “但愿没有伤到你,小家伙,我以为下面不会有人呢?”戴帽子的人再次说话,烟灰便掉了下来“噢,真是对不起,”看着杨克笨拙躲闪的样子,他就咧开半张嘴呵呵地笑起来“你是来探望病人的吗?那你可走错方向啦。”

  “噢,不,我是…”杨克早已把编造好的谎言丢到脑后去了。

  “我们是来参观的,”迈克尔已经循着声音走了过来“这位是拉尔夫中校,我是他的朋友。你好吗,夥计?”

  “不是少校吗?”克里斯蒂小姐小声嘀咕着。

  “呃?呵呵,我是一不小心走了嘴,如果这次军医院改革成功,他就会升为中校啦。”迈克尔打着哈哈,琢磨谎言如果不想说破,就应该在心里重复千次万次才对。

  “是海伦和克里斯蒂小姐啊,”楼上的男人含笑打招呼“有两位这样优秀的男朋友,这里当然是忙里偷闲的最好去处啊。你们请自便吧,我修完这扇窗子,就会躲得远远的。”接着,他向迈克尔帽示意,出了杂草似的褐色头发。

  面对这一友善的误解,四位年轻人的反应各不相同,杨克又把目光投向散落于地面的玻璃上,很快抬起头“这扇窗子是什么时候碎的?”

  那男人一怔,旋即笑起来“我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好奇,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准确的时间我也不清楚,但大约是前天晚上。”

  又是22晚上…这会不会和失踪案有关系呢?

  “谢谢您了,我可以上楼看看修理过程呢?”杨克问道。

  “当然了,”尽管有些诧异,楼上的人还是朗地答应着“这活儿很简单。”

  两位护士看着迈克尔,显出相当的不理解。

  “是报告,报告呀!”迈克尔郑重其事地颔首“军方需要报告,就像警察也常常面对大宗的文件一样,我的这位朋友必须提一份完整的报告,才能说服上面按照他的方案办事。这可能包括方方面面,呃,比方说医院的维修制度啦,就是这样,对,就是这样,要求事事详尽。”

  见克里斯蒂充信任的表情,迈克尔不由得赞叹自己出色的应变能力。

  “你对警察很了解吗?”海伦一板一眼地问着。

  “啊,是的,我有好几个朋友是警察,我经常听到他们谈论公事,耳朵都要磨破了。”迈克尔耸耸肩,摊开的手掌似乎在说他自己对此也很无奈。

  海伦不再追问,杨克已经转到了楼的另一面,他们也得追过去。

  碎裂窗户的房间是二楼的女士洗手间,这令杨克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才走进去。

  两天前?他走进去环视四周,感到有些疑惑,如果是在两天以前,为什么地面上还残存着许多小块的玻璃碎片呢?没有人认真打扫吗?这里可是医院啊!

  修理工向他打着招呼,递过来一只烟,杨克摆了摆手。

  “那么,中校先生,你想知道些什么呢?”修理工背部抵着墙,身上浅色的工作服也同他的帽子一样,沾了灰尘。

  “您说这是两天前打破的,对吗?”杨克犹豫了一下,才选择“打破”这个词。

  “是的。”修理工想不出这有什么意义。

  “可是直到两天以后的现在您才来修理,”杨克觉得这话有些不妥“我是说,院方没有早点儿通知您吗?”

  “嗯,我是今天上午才回来的,因为家里出了点事,我请了两天假,和我的助手一起。”

  “您的助手?”

  “是的,”修理工把烟头在鞋底捻灭,弹进墙角的废纸篓里“这样大的一幢住院楼,不可能只有我一个人负责修缮,实际上医院在电器方面还另有专人维修。我的助手也是我的外甥,他还年轻,体力和经历都胜过我,只是缺少经验。”

  “原来是这样,可是为什么没有人认真清扫地面呢?这不会给病人和他们的亲友造成不便吗?”

  “这可不归我们管,”修理工抱起双臂“这是清理工的事儿,我刚刚听说医院里出了些离奇的案子,也许是这个分散了他们的精力吧。”

  杨克径直走到窗边,看着那些由边框向中心聚拢的尖利玻璃片。中心的一大片早已不见了,大概其中的多数大块碎片已经被清扫了。

  迈克尔也走过来,他盯着这些轮廓看了会儿,感觉像是大力敲击窗户中心造成的,剩余的那些玻璃边缘仿佛是从圆心辐出来的条条轴线。两位警官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它是被从那个方向击破的呢?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威廉先生,还没有修好吗?”一个年轻的女声音在门口响起,四个年轻人不约而同地回头看去,一位年轻女孩儿身穿护士服站在那里。

  “怎么你们也在?”那女孩儿看到另外两位护士。

  一番寒暄过后,杨克再次问起刚才问过修理工的问题。

  那女孩儿虽然同样感到意外,但还是斩钉截铁地回答道:“拉尔夫先生,你这个问题算是问对人了。窗户是从外面打破的,有人在那天晚上潜入了我们的医院。”

  这句话令两位警官都大吃一惊,连忙追问。

  “那是22晚上9点左右,我在楼道里巡视,其实是因为快到交接班的钟点,需要有一名护士机动服务于病人,那天刚好轮到我。我走到这洗手间斜对面的病房门口,突然听到里面的报警灯响了。我进去开灯才发现马克格尼太太的点滴吊瓶堵了,当时这位老太太正处于深度昏中,我便赶忙调整仪器。这时候,我忽然听到一阵玻璃破裂的巨大响声。我很想看看出了什么事,但是分不开身。大约一分钟时候,我才从马克格尼太太的房间走出来,看到一个人跑进备用楼梯。因为我只看到腿部,所以无法分辨这人的别,更别说认出他,只知道他穿着深子。当时我也并没有把他和洗手间的窗户联系在一起,只知道可能是那里的窗户碎了。”

  “你怎么会知道就是洗手间窗户呢?”杨克嘴问道。

  “因为…”护士深深地了一口气“因为…其实确切的原因我也说不清楚,但是这玻璃在一个月之前差不多的时候也碎过一次,所以,我本能地感觉…”她用征求的眼神看着老修理工威廉。

  威廉点点头:“是的,那一次也是我修理的。”

  “那次你也看到有人跑过吗?”

  “不,那天不是我巡视。”

  杨克陷入了沉默。

  “我走进洗手间,”女孩儿回想起来,仍然有些害怕“一下子呆住了,窗户的中央被敲了一个大,无数的碎玻璃碴儿洒得地都是。风从外面吹进来,窗帘向两侧不停地摆动着。我很想看看外面有没有人,走到窗边又退了回来。我担心会有人从后面过来,就把门上了。我让自己靠着墙平静了一会儿,才继续踏着玻璃碴儿和水走过去…”

  “水?你说水,在地面上?”

  “是的,有水,不是很多。我曾怀疑是水箱里漏出来的,但又不该只有那么少,后来检查的时候也确实没有发现哪里漏水。”

  为什么会有水呢?仔细想想,杨克!从玻璃破碎到护士走出病房,大约经过了一分钟,当然这只是估算,有可能不很准确。可是,护士出来的时候,他(她)才刚刚跑过墙角转向备用楼梯,这是为什么?他有那么慢吗?接着护士就看到了洗手间里无故出现积水,是他出来的吗,他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我探头向窗外看去,借着月光,看到外面也有散落的玻璃碎片,但是远远不像屋里那么多,那么骇人…”

  女孩儿并没有说出结论,但是,两位警官不约而同感到那人是从外面潜入的,从外侧敲击才会造成里面的碎片多过内侧。

  “那个窗帘在哪里?”

  杨克的这个问题很愚蠢,虽然他猜测凶手放水有可能是想要冲洗现场遗留下来的某些痕迹——会不会是血迹?由此想到窗帘上可能也沾有这一痕迹。但是,窗帘既然已经被摘走,便清洗过了,再加上洗手间窗帘的规格一致,找到但是现场的那块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两个人又问了一些问题,得知扫去洗手间大多玻璃碴的正是眼前这个女孩儿,此外就再也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了。至于为什么院方没有即使打扫干净,大概是由于这几天医院出了太多子的缘故。

  女孩儿又大胆地推测说,那个潜入的人一定与医院这几天的连续失踪案有关,这确实是警官们心中存在的一种假设。

  “我可以带走一块玻璃碎片吗?”在离开洗手间之前,迈克尔突然走到威廉身边小声地问。

  “当然,先生。”

  见海伦与克里斯蒂跟着那女孩儿一块到了门口说些什么去了,迈克尔对杨克说:“我有些懂现场鉴证的朋友,他们以前说过可以用一种什么什么螺纹来测出玻璃的破裂方向,这没准儿用得上。”

  杨克和拉尔夫走到门口,威廉对着他们的背影笑起来“再见,两位年轻的警官。”

                

  “你的假象很有趣,”罗里松局长不冷不热地说着,双手叉着支住下巴“不过,你是打算要我把功劳全部让给现场鉴定组是吗?”

  “不,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有一些这样的朋友,我请示您能批准我与他们合作。”米洛特解释说。

  “但那般家伙最会抢占别人的功劳,他们会说警察不过是依靠他们的科学手段才能抓到凶手。听着,米洛特警官,他们不是我的手下,也不是你的同事。我倒是想知道,如果你跟他们合作,该许诺给他们什么好处呢?”

  “不,局长,我…”米洛特竟然有些紧张,也感到沮丧,他发现这次的请求也落空了。

  “你什么?”罗里松穷追不舍“就算你能让他们成为只会干活的牲口,那也无济于事。想想你的建议吧,要用发光氨来探查医院里的血迹,简直是无稽之谈。那种地方长久以来,墙壁上的每一分地方都会沾上血,也可能都会只有简单的清洁剂擦拭过,面对无数的潜藏血迹,你如何判断哪一处才与本案有关呢?”

  局长的这番话就像祈求假释的犯人面对印有“驳回”的文件一样,尽管并没有再次剥夺什么,却叫人体会到绝望。

  米洛特很精明,他本该敏锐地察觉到在自己第一次请求全权处理两起相关案件时,局长给出的暗示。那时候的潜台词是,在地方治安官的授意下,警方已经与医院达成妥协,不采取大规模的调查行动。米洛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希望的方式会增添两种政治势力的摩擦,这当然是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他之所以会忽略了平时最在意的权术纷争,大概是出于破案的急迫心情吧。

  见没有什么话好说,米洛特只得识相地起身告辞,但还没有推开局长室的屋门,就被局长叫住了。

  “噢,米洛特警官,”罗里松一副忽然想起的样子“我还有一个建议,希望你能考虑考虑。”

  米洛特缓慢地转过来,他已经大致猜到了下面的话,一瞬间,他感觉这充老式家具的房间里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压抑。

                

  这是什么?杨克再次在楼外的石子路上蹲下来,叮嘱路面上的一片圆形印记。他先是用手指比划着测量了一阵,然后取出怀中的一个玻璃瓶,掏出里面的小团棉花,赫然发现忘记了蘸水。在另外三个人坐在院落里聊天的时候,他在住院楼和这里之间跑了一个来回。

  他把蘸了的棉花小心地放在鼻子前闻了闻,复又搁回玻璃瓶。他当然不具备猎犬的灵敏嗅觉,只是凭借推测认为这可能是血迹。

                

  我为什么第一次的时候没有发现这痕迹呢?杨克在饭桌上一样沉默寡言,海伦和克里斯蒂经过了半个下午,倒也觉得习以为常,并不认为他是有意冷淡她们。

  我并没有观察多久,这是一个原因,可是,我记得但是认真地查看了,那时候并没有这痕迹啊。如果它真的是血迹,从那黯淡的泽来看,一定经过了几天的时间,不可能是有人刚刚作假的痕迹。(作者注:这里面暴了杨克知识上的一个漏,哺动物的血之所以是鲜红的颜色,是因为里面含有大量的铁,假设可以把铁质从血中分离出来,就会变成黄。不过这并非常识,又与案件无关,所以不再赘述。)

  杨克发现盘中的牛排已经慢慢发冷,就忙不迭地往嘴里起来。

  有什么东西在杨克眼前闪了一下,他抬头看去,原来是克里斯蒂举起的酒杯在灯光的作用下反出来的光芒。

  杨克并没有注意护士小姐修长的指头和纤细的手腕,又自顾自地低头狼虎咽。忽然,他想通了自己疏忽的原因:人类最先注意到的,往往是那些最能刺我们眼球里视神经的光线。所以,但杨克初次踏上石子路的时候,他所注意到的是反光的玻璃碎片。由于这些又引起他脑中对案件线索的联想,自然也就不能立刻注意到其他东西了。

  “我明白了!”杨克突然叫起来,得两位护士匪夷所思,迈克尔则关注地问道:“怎么了?”

  “不,不,没什么。”他又低下头去,他现在不能说,不然会揭破善意的骗局。

  他想出了一开始就对墨菲先生的故事存在疑惑的原因。当时,他并没有向两位护士说的那样,怀疑墨菲为自己再一次编造理由,他没有这个必要;但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现在这一点终于清楚了,首先,我们可以肯定墨菲嘴里的那个身影不可能是鬼或者死尸一类的东西而只能是个人。墨菲声称自己站在金属门靠走廊的里侧,而那个人则从外侧楼上快速向下走过。墨菲之所以能看到,是因为那个人可能穿着白色或是其他浅色的衣服,在隐约月光的照下发出光来,与楼道里的黑暗格格不入。但是,同样一个问题是,走廊开着的灯形成光亮,假设外侧真的有人走过的话,那么他在做什么,身处黑暗的环境中,眼球都势必会被从门上玻璃透过的亮光所吸引。而墨菲先生口口声声宣称自己当时正贴在玻璃上看向对面,那么,就算是玻璃不能透过准确的相貌,至少也应该映出人脸的轮廓,不,应该说这轮廓更加令人骨悚然才对。不管那人在做什么,是罪行也好,还是无意路过,都不会对这样骇人的景象完全无动于衷!

  另外,墨菲先生说了几次,每次“见鬼”经历的时间都在变化,更加让这个故事显得毫不真实。

  杨克明白了这件事,却丝毫高兴不起来,原本可能的一个线索靠不住了。这案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他觉得又太多太多复杂的因素在干扰着自己。这叫他不由得想起了一个小时候玩过的游戏,那是一排开关,有的必须开着,其他的一些需要关闭,只有一种组合方式才能打开圣诞树上全部的灯,获得奖励。如果把开看作线索的真实,那么关就是虚假的。杨克必须分清每一条线索的真假,并把它们打顺序重新拼凑起来才能得到答案。现实比游戏更可怕的地方在于:游戏只有一个答案成立——那就是灯被打开,只要一次次的试就可以了;而现实的答案谁也猜不出,可以把这些线索随意组合,得出各种各样的答案,没有人能告诉杨克哪一个才是他想要的。他仍然可以一次次的试下去,只是时间会慢慢耗光。

  他一想到可爱又可怜的梅丽尔,对,他现在就想起她了,总是有种想哭的感觉…
上一章   植物   下一章 ( → )
如果您喜欢免费阅读植物,请将植物最新章节加入收藏,阿苏小说网将在第一时间更新小说植物,发现没及时更新,请告知,谢谢!艾西恩所写的《植物》为转载作品,植物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