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苏小说网将在第一时间更新小说九州·死者夜谈
阿苏小说网
阿苏小说网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耽美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官场小说 乡村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科幻小说 伦理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架空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狌奴新娘 舂情大发 红杏新芽 銹母攻略 落难公主 异域深渊 秘密暑假 红映残阳 四面飘雪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热门小说
阿苏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九州·死者夜谈  作者:潘海天 书号:43680  时间:2017/11/10  字数:8261 
上一章   第一个故事 永恒之城    下一章 ( → )
者空山上遍布着怪石头。

  它们有着浑圆的外表和相似的个头,被风磨光了棱角,月光照在上面也打滑。如同一副副白花花的骨架半埋在山土中,大大小小的。看上去它们各就各位,从底盘开始,浑圆细滑,没有孔,一个圆突兀在另一个圆上头。像飞鸟纺锤的身躯,像走兽浑圆的轮廓,像盛水瓶罐的大肚腹…可以罗列出来的形状是无穷尽的。

  可能只是空山的寂寞,让你从那些石头边走过时,觉得看见了什么,以为它们在摇头,在点头,或者对着风呢喃着含义不明的低语。这里的一切都是不明显不确定的。这种感觉非常奇妙,不能深究。你站住脚步,瞧分明了,其实不过是凝固了的呆滞怪石。

  天气很怪,一会儿月光怀,一会儿又细雨朦胧。我领着苏苏从石堆里穿过,脚下的石里是刚形成的小溪在淌。

  细雨如同碎花一样从树上落下,或者说,碎花如同细雨一样从天空飘落。

  一匹强壮的黑马背负着突然在云里闪现的月光孑然而来。

  “什么人?”我鼓起战败者的余勇大声喝问。那一声呼喊在空旷的谷中穿过,好像一支箭划过长空。

  马上的黑影却巍然不动。等马儿缓缓地走到跟前,我们才看清鞍上坐着的是个死去的士兵,看情形已经死了两天以上了。

  他的脸掩盖在铁盔的阴影里,在前随着马儿摇来晃去,马嚼子上的苏在被润了的空气里摇,飘向左边,又飘向右边。套在盔甲里的躯体虽然死了,外层良的铁甲却不会倒下。盾牌上的徽记表明了他是我们金吾卫的人。

  我抓住他冰冷的脚踝,将他拖下马来。

  不论是我拖人还是挖坑的时候,苏苏都站在一边悄然无声。只有在我将死尸翻了个身,预备将它推入坑里,月光斜着照耀在那个年轻人的脸上时,苏苏才开口说:“死人啊,你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你跑了这么多的路,就是为了死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吗?你是特意来告知我命运的无奈和死亡的永恒吗?现在你将变成林间的清风,变成美化大地的青草,你将变成这世界的一部分,世间的动都与你无关——如果这就是每个人的命运,真希望我有足够的勇气去坦然面对啊。”

  我把土推在那张死灰般的脸上,在心里说:“死人啊,你没有逃脱敌人的魔掌,却给我们送来了坐骑,如果我们逃脱了性命,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你。只是你又需要什么谢礼呢?现在你可以不必再担心背后来的冷箭。虽然你的躯体上将爬虫子,臭气萦绕,却不用再害怕任何滋扰了。死人啊,你可以安宁地死去,但我还要继续我的追求。我的路还很漫长,我不能虚度这短暂的光。我还有足够的勇气去寻求功名,在战场上取得胜利,而且我要把得到的荣誉,献到美丽女人的脚下——不论你有什么样的遭遇,那并不能改变我。”

  林子里的树都很高,它们的树枝隐藏在黑色的夜空里,所以那些花仿佛从天上落下。它们有两种颜色,淡红和灰蓝。

  苏苏伸手接住了其中的一朵。她凝视着花的清冽侧脸在雨水里冻得发青,她那长长的黑色睫垂覆在苍白的脸颊上,我能听到她那柔软的呼吸声。

  她威武的父王已经死了,她美丽的王国已经崩塌了,她忠诚的子民全都成了叛徒,但她的容颜却还是如此美丽。

  仅仅是这个女子的美貌就足以让铁骨缑王派出十万人马来搜求。这儿离狼岭关已经很远了,远远超出了铁骨缑王的势力范围,但只要苏苏还活着,还能吐出拂动花蕊的气息,铁骨缑王的追兵就不会放过这个已灭亡侯国的残存血脉。

  我不会让她落到铁骨缑王的手里。我想要寻找一个让她永远安全的方法,一个能和她永远在一起的办法。我是如此爱她。这种爱如同燃的火焰,慢慢地食着我的心和血,这种爱是感受她饿了时轻触我手肘的动作,这种爱是看她疲倦地蜷缩在漉漉的树叶上,这种爱是等候在小树林外听里面传出的淅沥的撒声。

  我压抑住心里这狂风暴雨般的爱,闷不吭声地扶她上马,只是用妒忌的目光看了看被她在腿下的花瓣。

  在细密的雨中,我们继续前行,随后就看到了那些传说中的不死智者。

  他们突然地出现在林间空地上,起初看上去只是些混沌的影像。

  苏苏紧紧抓住我破碎的衣甲,用害怕而敬畏的目光看着他们。

  “蒙将军,这就是那些不死智者的住处吗?他们看上去如此肮脏潦倒,真的能帮我们摆紧追在后的死亡吗?”

  他们一动不动,模样看上去确实不像是充智慧的学者。他们破烂的衣裳上长出了石楠和地衣,野杜鹃在他们的膝盖上开着花;他们的皮肤上布了暗的青苔,眼皮上则全是白色的鸟粪;他们的脚仿佛深入地下的烂泥,在那里扎了

  那边有两人似乎在松树下对弈,只是棋盘上已被蘑菇和绿萝所覆盖,看不清棋子的位置,他们不为所动,依旧低头沉思;另有一位智者则似乎在盘膝弹琴,只是我们无法听清曲调。事实上,在踏入这片空地时,我们就听到了一声孤零零的拨弦金属声,那声波慢悠悠地穿过林下幽暗的空间,如一条曲折的波线,随后在一棵歪脖子树上撞成两段,各自飘向左右。我们等了很久,也没有听到第二声琴响。也许第一声到达世界尽头,另一声才会慢悠悠地追赶上去。

  这些人确实活着,只是他们的动作慢得令人无法忍受。

  我难以理解,他们的智慧足以让自己飞向天空,与星星恬静地交谈,使自己的生命在九州历史长河上盛开,如同最璀璨的礼花,但他们只是在雨中挨着淋,如同潦倒的石像。

  我从东头走到西头,我高喊着因为急躁而越来越鲁的语言,但没有一个人上前理会我。

  我醒悟过来,我们的动作对他们来讲也许太快,如同一团转瞬即逝的幻影。

  这真让人绝望,我们经历了千辛万苦才来到此地,却无法与他们交流,甚至得不到他们的正眼一看。

  幸亏在放弃之前,我牵着苏苏的马继续朝林子深处走了一会儿。

  我发现了另一些沉默的人,他们散布在林间,仿佛在缓缓舞动旋转身躯,他们呆呆地仰着头,眼睛虽然睁开,却仿佛什么也看不见。但比起先前的那些智者,动作毕竟更畅、更利索些。我甚至能看到其中一名花白胡子的老者,眼珠子在朝我转动。

  我张开口:“你们在做什么?”

  他蹙起眉头,如同听到刺耳的鸟叫。

  我不得不再次放慢速度,再问:“你——们——在——做——什——么?”

  “我们正在体察包括荒墟在内万物的宏大和细微。”

  “可你们只是坐着不动,这怎么可能呢?”

  他皱起木乃伊一样层层堆叠的脸皮,不屑地说:“如我们的神通,以勾弋山的高广,也可容纳于一尘粒中,且尘粒不会受丝毫影响;以四大海水之宽渺,也可置于细微的心里,且心的大小并没有增减。你看,那边一位灰衣人正在仰着脖子,下那些黏稠的云雾,他不是在下云雾,而是在下整个宁州——看到那边胡子拖到地上的老者了吗,他正在下浩瀚洋。”

  我吓了一跳:“我不怀疑你们的神通,正因为此,我们才来求助。就请告诉我们,怎么样才能活下去?”

  可那时候他的眼珠已经转向了别处,只是竖起了一瘦得只剩骨头的手指指向空地上一块白石头:“看…”

  那时候雨已经停了,风正从树叶下跳过,把水滴吹落。月光开始明亮起来,穿过林间照耀在空地上,但我什么也看不见。

  苏苏还在专注地向空地上凝视着,而我脖子发僵,于是厌烦起来,又问:“我们在看什么?”

  不死的智者长叹了一声:“不把你的注意力集中到一点上,你又怎么领会到答案呢?生命在于静止。只有完全静下来,才能感受到天地的呼吸和节拍,你要把自己化身其中,与月星辰山川都融为一体,这时候,你就明白荒墟的真谛了。”

  苏苏是个耐得住寂寞的姑娘,她专注地盯着石头,好像看到点什么,但又不能确定。而我的脚发麻,眼皮酸痛,从脚跟底向上冒着凉气。

  我忍不住又问:“前面的那些人,他们为什么一动不动?”

  那名智者仿佛在看自己的鼻尖,过了很久很久,一个空的声音才从蓬蓬的胡须下飘出来:“那是我们里面达到了最高境界的人,他们根本就不用动弹,不用呼吸,不用吃喝,运动对他们而言没有任何意义,他们就是荒和墟本身。”

  苏苏也问:“那你为什么可以和我说话呢?是因为你的修为不够吗?”

  智者有点生气,说:“这里每月总有一人清醒,就是为了引导你们这些途的世人。你们运气好,一来就遇上我了。”

  苏苏拉了拉我的衣角,轻声地说:“我饿了。”

  我也觉得疲惫万分,肚中雷鸣般地吼叫“对不起,我们太累了,没法很快领会你们的境界,能给我们找点吃的吗?”

  “吃的?”老者微笑起来,他轻轻地一挥手“这里的食物只有两种,一种是智慧之果,而另一种是生命之花。吃下智慧之果,你会具备大智慧眼,明了尘世间的一切;如果吃下生命之花,那你将加入我们不死者的行列。”

  不死者!变成九州上最高智慧的拥有者竟然如此简单。这惑来得如此突然如此强大不可抵抗。这不就是我们要寻找的答案吗?我这么想。

  他一翻左手,上面是两朵灰蓝色的花。竟然就是一路上不停落到我们肩膀上、胳膊上的花。我们看仔细了,看到花瓣下藏着极细小的果实。这就是智慧之果?

  苏苏的脸如镜子一样照出我脸上的白来,但她毫不犹豫地伸出手去,接过灰蓝色的果子,将它一口入肚中,我赶忙也拿起另一只果子,入肚中。

  又一声琴弦拨动的清音响彻林间。

  时间好像停顿了,水从树梢滑落,仿佛在空中停留了许久才落到草地上。

  “注意,不要靠得太近。”老者用一种揭秘密的快乐又自得的声音说“它们就在你的脚下。”

  世界突然间纤毫毕现。我看到了过去一直存在却从没被人看到的细节。

  苏苏的脸我曾经无数次地凝视,对我而言熟悉无比,但此刻它在我面前从未有过的清晰,如此多的细节突然展现,让它如一张陌生的面具。

  我看到了女孩脸上浮动着的淡白色发如同沾染了秋华的蒿草地,她的眼睛里是装惊异的半透明瞳孔和锥形晶状体,她嘴角的皱纹因为惊讶和快乐轻轻地翕张。那张脸如此的生动,充了我们所没注意过的表情,谁说她是冰冷如万年寒冰的公主呢。我看了她好一会儿,才顺着她专注的目光向下望去。

  我清晰地看到了沙人的城市。

  他们就在我的脚下的大石头上,动作飞快,修建着非常渺小的建筑,那些带尖顶和漂亮院子的房子大约还没有一粒微尘大。它们被搭起、拆除,再被搭起,每一次都比前次更宽大更拔更漂亮。

  他们的个头比最小的微尘还不如,他们的生命也如此短暂,甚至长不过滴答一声。但他们忙碌不休。农田和葡萄园一点点地向外扩张,细细的道路蔓延,沟渠纵横,房子和建筑则如同细小的棋盘,他们修筑起巨大的宫殿和花园,还有好像针尖一样的高塔,他们在水的残痕上修建大桥,他们骑乘在沙马上,和那些螨虫作战,勇敢地杀死它们。无数细小的刀光,汇集在黑色的旗帜下,没错,那是他们的军队和卫兵。他们也有自己的责任和荣誉。

  更多的其他沙人还在不停地修建,随后快速死去。但他们的后代正源源不断地从屋子里和城市里涌出,比原来更多。

  有时候他们的扩张也会失败,每一滴水就是一场可怕的洪灾,百步之外一只松鼠的跳跃会引发可怕的地震,甚至月光的过分明亮都会引起旱灾,但他们毫不气馁,把这些都熬过去了。

  只是在极微小的时间里,他们就建立起非常渺小但又宏伟无比的城市。那是一座我所见过的最大规模的城市,它在月光下升腾着细小的烟雾,容纳着上百万的沙人。它展现出来的富丽繁华,甚至一眼望不到头。

  他们也不仅仅总是在工作,同时不忘记享受生命的乐趣。他们用各绚丽的霉菌地藓装饰院落,那些霉菌和地藓每一秒钟都在变换色彩,比我们正常维度里的花园要鲜亮百倍。

  他们也有集市,市场上覆盖最繁复的色彩、最绚丽的商品,货物淌得如同一条色彩斑斓的小河,有许多其他城市的商人来参加他们的集会,港口上帆船如云,那是些能飞翔在空中的大肚子货船,小得如同浮尘一样。它们借助月光的浮力升降,来去自由。

  沙人们在月光下集会,他们围着闪闪的火星微光舞蹈,如果侧过耳朵认真地听,你甚至能听到快乐的曲调,闻到浓烈的花香和酒味,看到那些漂亮的女人们,以及在月光下难以克制的爱情。

  我们越看越入,几乎要融入其中,化身为他们中的一员,可也许正是如此,我们的脸离得太近。沙人们全都动起来,他们惊恐地看着突然出现在天空里的巨脸。

  苏苏的那张脸是如此柔弱美丽,他们将它当成了神的现身。他们度过了最初的恐慌,开始充爱意按照苏苏的形象塑造形体,他们在那形体边围建高墙,搭建起庙宇,他们修建起庞大的宫殿向她致敬。

  我被他们的热情所吸引,向前俯得更近,想好好看看他们塑造的神像与苏苏本人相比哪个更漂亮,但我那重的鼻息对沙人来说,却变了最可怕的风暴:它横扫城市而过,吹垮了发丝一样细的城墙,让宫殿倒塌,高塔崩溃。

  在这场可怕的灾难中,沙人们死伤无数。我发现了自己的错误,飞快地向后退缩,藏起自己的脸。

  沙人们看着劫后余生的城市,虽然伤心但是很快地将灾难抛在脑后。他们遗忘得很快。城市被不知疲倦地修复了,甚至比原来的更大更漂亮。

  他们重新修建庙宇和宫殿,在苏苏的形象边树起了另一个凶狠可怕的形体,我从上面辨认出自己的模样。

  我被他们当成了凶神——我对此不太满意,但至少很快,我们又可以在月光下欣赏他们的歌声和永不停息的欢乐了。

  我原以为这座城市会永远充生机,然而没有任何理由,就像是一棵大树的生命突然到了尽头,泉水干涸了,花园里的花和霉菌枯萎了,死去的沙人们不再得到补充,他们的数量越来越少。任何神都无法拯救他们。

  在我们都看出来这座城市的生命正在一点点离开的时候,他们像是集体做了一个决定。在某一时刻,所有停泊在码头的那些货船同时离开了城市。有上万的小尘土,在月光里舞动。所有的沙人都离开了,他们再也没有回来。

  石块上只剩下那座空的城市和无数精致的小房子。我们轻轻地叹着气,心里头空落落的。就像不愿意失去心爱玩具的孩子,我们执拗地等待沙人们的归来,但仿佛只是过了一弹指的工夫。首先是那些比较低矮的房子,大概不是由很好的材料建造的,开始像沙一样垮塌。而建造更精致的一些房屋,则在多一倍的时间内相继倒塌。

  城市的排水系统也堵了,汇集在一起的水急剧上涨,将泥土冲走,使宽大的马路和人行道变成沟壑。至少有30到40条河冲入城市里,成群的螨虫在曾经最繁华的歌楼和宫殿里出没。

  最宏伟的宫殿消失在一场大火中,那是偶尔落脚的萤火虫,它脚上微小的火花点燃了色彩斑斓的花园。

  大桥坚持了比较长的时间,然后是水坝,它们在干枯的水痕迹上支撑了很久,但我轻微挪动脚步的震动,让它也化为灰烬。

  仓库和地窖持续更久,但也在半炷香里坍塌,重又变为细微的灰尘。

  我们还是不死心,默默地等待着。看,那个小黑点,是他们回来了吗?

  不,只是一只蚂蚁匆忙地爬过。这只迷路的昆虫如同可怕的怪兽,它一步就能跨过十几个街坊,拖在身后的草籽如同山崩一样毁坏了所有经过的地方。

  也许还有其他的沙人可以重新回来,把这座记载着他们无数代梦想和荣耀的城市修复好,就像他们从我们呼吸出的风暴中,重新拯救出城市一样。

  但那时候,我的鼻子突然发,这种刺好像一枚针,难以控制,一点点地深入鼻腔,风暴在我的肺里集合,最后终于冲出嗓子,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嚏,整座城市飞上了天空。

  空地一声响。

  一切都消失了。没有了。

  石头在月光下一片苍白。

  苏苏和我如梦初醒。我以为过去了数千年,却发现第三声音符刚刚离开树下人的指尖,曲曲折折地斜向上方升去。

  月光下那老者面如朽木,他毫无表情地又翻开了右手的手心,依旧是两朵花,只是那花是淡红色的。

  苏苏拈起那朵花来,转过脸对我粲然一笑:“蒙将军,你要随我一起来吗?”

  老佣兵停下他的故事,愣愣地看着大家。

  “我常常在想,”他安静地叹着气说“女人的勇气啊…苏苏吃下了整朵花,变成了者空山的石头,而我应该在她面前化成了一道轻烟…消失无踪。”

  “我知道外面的世界里,还有着许多鲜活、热烈的事业要完成,有许多美貌年轻、有着柔软肢的女人在等待,有许多醇厚芳香、撕裂嗓子的烈酒在酿造,而对变成石头的苏苏来说,我在经历这些的时候,她甚至心跳都来不及跳动半下。

  我逃回了外部世界,重新过上了滚烫的日子。我为了自己的生命搏杀,体会着每一天带给我的新奇,每一件事都率而为。我挥金如土,今天挣到的钱财,可以在第二天就挥霍完;高官厚禄对我而言也只是过眼云烟;红粉美人只是当前的甜点。我知道自己的归宿,是回到者空山边去做一块干瘪的石头。

  转眼已经过了五十年,我的身上增添了上百条伤疤,不论是在澜州还是宛州,我为自己赢得了许多名声,虽然两手空空,一无所有。我对自己说,差不多了,再玩下去,我要把骨头扔在江湖上了。

  于是我回去寻找通往者空山的路,一年又是一年。如今我老得快要死了,但再也没找到回去的路。

  “我真傻啊,”他自怨自艾地诉说“是什么让我相信自己有这样的好运能与永恒二次相遇?

  “要是我把那朵花吃下…”他嘿嘿地笑了起来,突然用手划了个大圆“嗤,所有这一切都会化成幻影,像是被急牵拉着倏地消失在时间长河的另一头,但我却能去找回那个女孩。我们每隔一千年能够肌肤相亲,每隔一万年能够共享爱的泉…我能永远活下去…”他的话音越来越低,火堆边的人都听不见他后面喃喃的抱怨。风吹起来了。他们仿佛听到了周围传来轻轻的快乐曲调,闻到了浓烈的花香和酒味,他们看到了那些漂亮的女人们,以及那些在月光下难以克制的爱情。它们,真的存在过吗?

  “该来的总不会被遗漏,下一个该轮到我了吧。”那名河络抚摸着他的铜盒子开了口。他的声音喑哑低沉,仿佛一张多皱褶的羊皮纸。他突然间如此渴望叙述,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我已经两百岁了,在河洛中,算是年纪大的。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有个名字叫‘铁砧亢南’,不过我更喜欢最近50年来,他们叫我的‘冷灰亢南’这个名字。”

  火边的人都点了点头。河络族中只有最优秀的工匠,才会以锻造工具当绰号。这名老河络原先定然是位巧匠。

  老河络沉着说:“…你们都知道,在我们河络的一生中,都有一次长长的游历。方向和时间的长短完全由自己决定。许多人在路上经历了美妙得不可思议的故事,许多人则遇到了他们所不能想象的可怖悲剧,许多人就倒在这漫长的旅途中,还有许多人重新发现了自己,许多人永远失了道路。多有庸庸碌碌者在途中苏醒为集大成者,也有天生灵者在途中消磨殆尽而一生无成——不论前方等待着他们的命运好坏,总归是这一段磨砺成就了我们河络族。”

  亢南张开只有四手指的左手,在火光下缓缓转动,他凝视着自己残缺的指,说:

  “从一出生始,我们河络的左手小指就献给了我们的铸造之神。创造是我们的天。一块混沌、契合我们天的料材摆在我们面前,不用它做出什么东西,我们就誓不罢休。”
上一章   九州·死者夜谈   下一章 ( → )
如果您喜欢免费阅读九州·死者夜谈,请将九州·死者夜谈最新章节加入收藏,阿苏小说网将在第一时间更新小说九州·死者夜谈,发现没及时更新,请告知,谢谢!潘海天所写的《九州·死者夜谈》为转载作品,九州·死者夜谈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