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苏小说网将在第一时间更新小说异域深渊
阿苏小说网
阿苏小说网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耽美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官场小说 乡村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科幻小说 伦理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架空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狌奴新娘 舂情大发 红杏新芽 銹母攻略 落难公主 异域深渊 秘密暑假 红映残阳 四面飘雪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热门小说
阿苏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异域深渊  作者:秦守 书号:49731  时间:2020/8/4  字数:5031 
上一章   第十七章    下一章 ( → )
穆子鸿同时着我们俩,每一下,他的分身和假具都分别捅进清子和我的道,令我们的身体同时的在案几上前后摇晃,同时的发出动情的呻

  “,这样子真好…让我感觉到…好像是真的在占有你…”穆子鸿兴奋的脸容扭曲,俯身重重的着我,两只手握住我丰的双肆意的着,每一下都把假具尽可能深的送入我的道。

  “啊…啊啊…”我几乎是狂的呻,两条修长的美腿架在他的肩膀上,不妥的感觉很快就被一波波涌上的快淹没。

  这种既享受到被侵犯的愉悦,但又没有真正失贞的感受真是奇妙,我完全的抛去了顾虑,彻底沉浸到了这新奇快意的游戏中…

  穆子鸿尽情驰骋了片刻后,突然将我拉了起来,手掌托在我的丰上,我情不自的搂住了他的头。

  由于假具是戴在小腹上的,结合的部位变的比较高,我的双腿要绕在他的肋下才能维持平衡。

  穆子鸿一边捏我的,一边把头埋在我高耸的双间,轮着那两颗立的头。

  我从来没像这样子做过,心里再次泛起难以形容的刺感,这一刹那老公的影子已经全部从我脑海中消失了…

  不知过了多久,在穆子鸿高速的中,清子的尖叫声蓦地里高了八度。我心中狂跳,知道她一定是身了,道好像也受到感染般猛地收缩着。

  站在旁边的须美忽然伸手在假具的部按了一下,居然有一股灼热的体从里面了出来,我在出其不意下被烫的失声高叫,浑身颤抖着来了今晚的又一次高

  ----

  “,你老实的告诉我,你现在打的究竟是份什么工?”老公冷冷的问。

  病房里弥漫着股浓重的烟味,老公脸色阴沉,手里拿着烟闷闷的着,一看到我走进来就劈头问了这么一句。

  我心中砰的一跳,勉强笑着说:“怎么好好的问起这个来了?”老公冷哼一声:“我问了你好几次了,可是你却每次都语焉不详的把话题岔开。”

  “哪有?我早就说了,是在一个私人诊所里兼职的工作。”我有些紧张,但表面上还是尽力保持着平静“类似于文秘的质,每天接接电话,整理一下文件什么的…”

  “真的吗?”老公双眼直视我。

  “当然。”我掩饰着心头的不安,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跺着脚嗔怪的说“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

  以往我只要一扮出这副小子撒娇的模样,老公就会被我治的服服帖帖,忙不迭的万事都顺着我,可是这次却不灵了。

  他依旧脸狐疑的说:“我是很难相信有什么兼职的工作这么赚钱,能全部付的起医药费不说,还能偿还寄往家里的欠款!除非是做女…”

  最后三个字他是小声嘀咕的,刚说完就嘎然而止,但我已经很清楚的听见了,手里提着的网兜掉到了地上,水果滚的地都是。

  “志强!你…你在说什么?”我睁大双眼,身子发颤的问。老公见我这么大反应,似乎有点后悔,嘴言又止的动了动,但却没有说话,只是默不作声的继续着烟。

  我一步步前,颤声说:“你认为你的老婆是靠当女,和许许多多不同的男人来赚钱的?”

  我的声音里含着愤怒和委屈。本来我对自己目前这份工是有点心虚,觉得是自己理亏的,毕竟我和另外一个男人确实发生了超出界线的关系。

  可是由于一直没有真正的做,在潜意识里我并不认为自己已经失贞。而“女”则是不单只真正的出卖了体,而且还意味着不知廉的卖给了很多人。

  我绝不认为自己掉到了这个档次,即使是有时暗中自责时也从未想过这个词,老公这么说一下子就令我感到万分委屈。

  “我不是这个意思…”老公深深的了口烟,有点烦躁的说“你就当我胡言语好了,刚才的话我收回…”

  “不行,你一定要给我说清楚。”我跺着脚,泪水涌上了眼眶“好好的你为什么会突然说这种话?”

  老公迟疑了一下说:“昨天有个学校里的朋友来看我,说好几次见到你搭一个女孩的便车,好像很熟悉的样子。

  而那个女孩是个职业的应召女郎,他碰巧以前嫖过…”

  “胡说!清子怎么会是职业应召女郎?”我愤怒的打断了他“你那个朋友是谁?怎么这样诋毁人家的声誉?”

  老公叹了口气说:“,你心地太单纯,长的又太漂亮,我真担心你受人的骗。

  也许那女孩不是应召女郎,但她一定是在风尘行业中打滚过的。我朋友可能是夸张了点,但世上从来都是无风不起…”

  “原来你是因为我跟她来往,就怀疑我当了女的。”我恍然大悟,老公一向是个疑心病很重的人,以前甚至看见我跟其他男人说笑两句也会胡思想。

  老公没有否认:“总之,这种人不会是什么好货。答应我好吗?你就别再跟她来往了,不然迟早会出事…”

  我气极了,真想跟他吵一场,可是想想他是病人,我又忍了下来,倔强的一扭头说:“我自己会拿主意的。你放心好了,我能够保护自己。”

  老公再三的劝我,可是我却怎么也不肯松口,气氛搞的很僵,最后我赌气起来,干脆提早的离开了病房。

  ***

  晚上,清子开车载着我去私人诊所时,我忍不住把这件事告诉了她,语气里充了歉意。

  我以为她会不高兴,谁知她只是潇洒的一耸肩,说她完全不介意。

  “其实,你老公也没有说错。”清子说“我现在跟应召女郎又有多大的区别呢?只不过是服务对像只有穆先生一个人罢了。”我默然。

  “不过敏,我倒是想问问。”清子瞟了我一眼,认真的说“你刚才说并不觉得自己失贞了,你真是这样认为吗?”

  “是呀!不是你告诉我的么?只要男人的…男人的东西没有真的进来就不算失贞。”我红着脸说“我和你不同,穆先生他…他对我用的是道具…”

  “话是没错,可是失贞与否有时不能单用体来判断。”清子扑哧一笑“你凭良心说,你在感官和心理层面上,难道不是在享受着和穆先生做的快吗?”

  我哑口无言,咬着嘴不做声,心头不一阵鹿撞。那晚在酒的作用和影碟的气氛感染下,我们三女一男玩了一场的游戏。

  穆子鸿用假入我的身体,让我第一次完全抛弃了身为人妇的矜持,在外人面前忘我的达到了高

  而穆子鸿自己也终于成功的做到了和清子合为一体,须美说这是疗程的一个巨大进展。我虽然事后对自己的失十分羞愧,但也觉得不管怎样能取得进展总是件好事。

  不过穆子鸿虽然能够进入女体了,但却还是无法,而且也只有在我也参与其间时,他一边用假具大力的占有着我,那真家伙一边才能成功的入清子体内。

  这情形当然是很令人尴尬的,可是我又不能拒绝,须美说目前只能慢慢来了,想办法逐渐的减少他对我的依赖。

  我心里很矛盾,理智告诉我这样子跟人“玩游戏”尽管不是真的做,但本质上跟出轨几乎没有分别了。

  可是内心深处却有另一个声音在喊,你不过是在和一橡胶发生亲密接触,这本质上应该算是自…结果我最终向那声音妥协了。

  于是在这之后,穆子鸿每晚都会和我玩这样的“游戏”他除了没把生殖器入我的道,我们几乎做了所有夫间才能做的事。

  从开始的搂抱接触,到互相爱抚身体,再到发出息呻,然后是尝试各种各样的结合姿势,到最后那具还能像似的出一股股热水。

  那种被热强劲着子的感觉,跟真正的做简直像极了,以至于每次高来临时,我都会被强烈的快冲击到几乎晕眩,产生自己是真的在跟穆子鸿的错觉。

  而穆子鸿虽然功能还没有完全恢复,但他调情和做的技巧却厉害的要命,每天晚上都能把我不止一次的送上高

  渐渐的,我察觉自己的体变的越来越感,很容易就会在稍微的挑逗下动情,表现出来的望也比以前大大的旺盛。过去我从来没有“主动想要”的时候,从来都是在老公的要求下才被动的承受配合。

  可是现在我却常常会突如其来的泛起跟“”有关的念头,然后是一阵阵的脸热心跳,两腿间很快就变的微微

  我不敢去细想发生这种变化的原因,这令我从心底里感到害臊。在穆子鸿的物一步步康复的同时,我自己也在不知不觉的改变,成体像是被逐步开发的肥沃土地似的,一直潜藏其中的被一点点的发了出来。

  我潜意识里甚至有种荒谬的感觉,须美的这个疗程与其说是在治疗穆子鸿的功能,倒不如说是在把我改造成爱的工具。

  现在的我无论是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非常渴望着真正的媾。自从老公病倒之后,我已经快半年没有体验过了,而穆子鸿却重新给了我这种感觉,尽管他用的是假具,但我还是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他征服。至少每晚在“玩游戏”的时候,我是一天比一天的投入,可以说是完全沉溺在的泥潭中不能自拔。

  只有心灵深处还保留着最后一丝清明,在望和理智间的鸿沟苦苦挣扎…

  “喂,已经到啦!你怎么还在发呆呀?”清子清脆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猛地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车子早就已经停下了。

  “啊,刚才在想些心事…”我不好意思的说着,解开安全带下了车。清子缩好车门,突然咯咯的笑起来,眨着眼顽皮的说:“什么事能令你想的这么入神,脸还红成这样?快从实招来!是不是在期待着那一‘东西’呢?嗯?”

  “没…没有啦!谁会期待那个?”我的脸颊更热了,垂下头否认。

  清子扮了个鬼脸:“别嘴硬了,我的好!不然我等一下就叫穆先生好好惩罚你,让你高迭起,腿软到第二天都下不了!”

  “啊,你欺负我!”我佯怒着伸手要打她。清子笑着撒腿就跑。虽然明知她是开玩笑,可是这句话还是令我心跳加速,被罩包裹着双好像已经尖了起来,我不自觉的娇了一下,两条腿有些酸软的跟上了清子。

  ***

  清晨,阳光照在眼皮上有点刺痛,我悠悠的醒了过来,迷糊糊的眼睛,只感到脑袋昏昏沉沉的,身子躺在一个又柔软又温暖的地方,就像是个垫子似的很是舒服。我娇慵的“嗯”了一声,睡意朦胧的侧过头还想继续睡下去,可是耳边却似乎有阵阵鼾声在鸣响,还有一股股热气有规律的吹到我的脸上。

  “啊!”我猛地睁开了眼睛,惊愕的发现自己全身一丝不挂,正和一个男人相拥而眠的挤在沙发上。

  不,确切的说应该是侧卧在他身上,把他的半边身体都当成了

  “穆子鸿!”我看清了他的面容,整张脸颊顿时都烧了起来,没想到我竟会和这个男人如此亲密的睡在一起。

  后脑枕着他的臂膀,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他前,赤体就像是小猫似的蜷缩在那宽阔的怀里,一双光滑粉的大腿接触到茸茸的结实肌,竟然跟他的腿紧紧的互相纠在一块。

  而穆子鸿则是仰面搂抱着我,左臂向内弯着搭在我部上,手掌把的握着我热热的房,右手夹在我两腿腿间,深深的埋在那一丛柔软漆黑的里。

  我可以感觉到他的掌心毫无阻隔的着私处,同时小腹上传来异样的触感,有火热坚硬的东西顶在我的肚子上。

  那是…我心中猛地狂跳,晕晕乎乎的大脑里一下子完全清醒了,闪电般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当清子和我像往常一样进门后,接我的赫然是一块点着蜡烛的油蛋糕。

  “生日快乐!”穆子鸿笑呵呵的把蛋糕递过来。我愣了一下,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这几个月又忙又累,竟把生日都给忘了。

  “谢谢。”我感动的说“你怎么知道我今天生日?”

  “以前在酒吧里聊天时,你对我提过一次的,你不记得了么?”穆子鸿微笑着说。
上一章   异域深渊   下一章 ( → )
如果您喜欢免费阅读异域深渊,请将异域深渊最新章节:第十七章加入收藏,阿苏小说网将在第一时间更新小说异域深渊,发现没及时更新,请告知,谢谢!秦守所写的《异域深渊》为转载作品,异域深渊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